燃烧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烧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业界时评网络电话强盗还是宝藏

发布时间:2020-06-30 20:09:43 阅读: 来源:燃烧器厂家

传统电信运营商们叫喊着:“强盗来了!他们在用盗取来的资源赚取财富。”用户却感叹:“这样低廉却优质的通信宝藏为何到今天才被发现?”电信专家说:“是金子就让它去接受市场的考验吧。”但凡认为网络电话是“强盗”的人,都不会承认它的合法性。这话听来等于没说,因为从没有一个强盗可以做的名正言顺,心安理得。但是,VoIP这次的角色偏偏就没有“坏”得如此纯粹,即便是被各种“专业”的、“权威”的责难声所包围,它依然以不可阻挡之势在电信市场中暗暗地“火”了!若问原因,简单到只有区区四个字:“便宜、好用”。但是,就是这看似平凡的四个字却如铁镐一般凿开了传统电信行业的垄断坚冰!谁能为强盗定性?其实,直到今天,依然没有人能为网络电话的合法性做出一个明确的定论。都说“合法的事情一定合理,合理的事情却不一定合法”,网络电话这一次显然充当了后者。信息产业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表示:“国家的相关政策与法律总是会落后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尤其对于像电信这样日新月异的新兴行业,不可能一出现新的事物就能马上找到相关的法律做为依据。”那么,在无法可依的前提下,究竟谁才可以为网络电话的性质暂时下一个注脚?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存在着不同的看法,但似乎所有的争论都是从7月18日开始。那时,信产部下发各地通信管理局和运营商总部的电函(2005)413号的《通知》中明确表示:“除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能够在部分地区进行PC-Phone方式IP电话商用试验外,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从事这项业务。”这让原本应该会茁壮成长的网络电话遇到了随时将会失去土壤的危险。而从此以后,“强盗”的头衔也被传统运营商强加在了VoIP的头上,甚至于深圳电信曾一度封杀了网络电话的所有应用。其执行态度能如此强硬,就是因为在为用户安装宽带时,签订了相关的使用协议。所谓“有法可依”,一旦用户违反了协议中明确规定的“禁止使用网络电话”的要求,就会被深圳电信列入黑名单,除非用户保证不再使用该功能,否则将面临被罚款的处罚。对此,深圳电信一位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的所有行为都是根据通信监管部门以及上级公司的统一要求进行的。说白了,也就是对之前信产部《通知》的积极响应。响应国家政策本无可厚非,但是,大家都知道目前只有通信管理局才具有对网络电话的监管权利,至于电信运营商方面是否可以自行“整治”,这是个需要用时间来回答的问题。果然,记者此次专题的调查还没有结束,深圳电信就用其实际行动为我们解答了所有疑惑。“用户交纳120元的开户费就可得到一个8位的深圳本地电话号码,拨打全球任何地区的固定或移动电话,费用均为0.2元/分钟。”这是九月中旬深圳电信和一家名叫聚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合作推广的网络电话。聚联信息的一位市场人员对此表示,公司已经得到了深圳电信的授权,在深圳本地进行网络电话的试点。具体实施将由深圳电信提供技术,聚联信息负责市场推广,相关的设备以及软件则来自华为和中兴。虽然深圳电信方面依然用相同的国家政策来解释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处理态度,但不难看出,对于来势汹汹的网络电话,运营商的心态确实异常复杂。中国信息产业研究工作室咨询顾问蔡光禹告诉记者:“无论这一业务开展与否,运营商都将面临主流语音业务被分流带来的经济效益上的损失。做,网络电话的资费必然低于传统电信资费,运营商收入会减少;不做,VoIP技术大潮袭来,民营资本的介入将使运营商语音业务经济损失更大。”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的相关政策不仅成为了运营商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也是指引其今后发展的方向所在。那么,对于目前市场中的所有VoIP业务是不是都需要得到国家政策的相关治理呢?广州市华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伟否认了这样的看法,并表示对于今后VoIP的发展问题应该分而论之。“面向企业级用户的VoIP业务,不仅节省了通信费用,更重要的是可以灵活地提供很多增值的功能,如号码移动性、漫游、企业呼叫中心等,这些都是值得企业用户乃至整个市场所接受的;而市面上出现的一些打着超低价幌子的网络电话卡,带有部分欺骗成分,不能保证服务质量,没有相关的售后服务措施,将会给用户造成很多经济损失和烦恼,同时,也损害了VoIP行业的形象。这些则是必须要靠《电信法》等相关法规来进行有效监督和管理的。”烫手的山芋如何吃有意思的是,这些一边叫喊着“强盗来了”,一边在窥探其宝藏的传统运营商们大有人在。记者经过调查发现,信产部之前所制定的“游戏规则”并未被严格遵守,包括电信、网通、铁通、移动和联通在内的五大运营商,都在不同程度地开展网络电话业务。他们与代理商达成口头协议,向代理商低价批发“话务量”,同时还有针对性地进行“话务量返送”或免费使用设备的优惠活动。与此同时,一些并没有运营资格的“虚拟电信运营商”,打着某某技术有限公司之类的旗号,通过向电信运营商租赁设备,或者自己私自搭建系统平台但在境外落地的手段,私下里开展针对公众和企业用户的网络电话业务。而这些“虚拟运营商”发展出来的代理商和话吧,由于影响了运营商的利益,自然也成为传统电信运营商重点打击的目标。“虽有违规之嫌,运营商开展网络电话业务也很无奈,”中国网通市场部的一位人士坦陈,因为进入门槛低,大概六七百万元就能做一个虚拟运营商,他们不能无动于衷。另一方面,运营商之间也存在竞争,如何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也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于是,便有了今天运营商一边喊打,一边却私自发展业务的格局。与此同时,市场中还有一些经营VoIP产品的公司利用“曲线救国”的方法来规避中国对网络电话的限制。例如深圳一家生产Headcall产品的公司,它们全部员工只有二十几个人,但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却创造了软件下载人数超过300万人次的优异业绩。对于国家将对网络电话实行监管的问题,该公司副总裁杨汉银表示:“我们的目标客户是企业,我们的盈利模式是卖设备和系统而不是运营,所以没有政策风险。”而且,对于避免传统运营商的阻挠,杨汉银有着堪称“绝妙”的对策。“我们在深圳的公司是做设备的,而做互联网与普通电话互联的公司在香港,香港市场的VoIP是完全开放的。我们与中国香港和美国的运营商合作,所有的网络电话在中国香港或美国落地,再由中国香港或美国打往世界各地,并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规定。”Headcall绕道中国香港,不仅解决了“落地”问题,还躲过了政策的封堵。据介绍,Headcall与中国香港和美国运营商签定的结算价格每分钟不到0.1元,而目前的定价是0.15元/分钟,也就是说每分钟的盈利空间是5分。烫手的山芋“好吃”却难以下咽,所以,国家政策的相对空白给了所有希望分食这一美味的运营商们“凉一凉”的空间。“VoIP业务究竟属于语音业务,还是属于增值业务,目前仍然有很大争议,国家也没有明确界定。”信息产业部科技委员会常务委员谢麟振教授说,这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新兴技术,有关这一技术的市场及监管政策,尚需要摸索。 谁也无需太紧张“网络电话的革命”,“VoIP与传统电话的对决”……,记者发现,一些媒体的报道将VoIP这个话题搞得有些紧张了。其实,仔细想想,VoIP与传统电话本就不是一对水火不交融的角色,更无从谈起什么革命与对决。虽然说网络电话的兴起确实带来了许多令人兴奋的经济热点,但是,想必无论是哪一个电信运营商也不会因此而放弃原有的固定电话业务。虽然说网络电话的普及确实影响了传统运营商的收入,但是,面对有着根深蒂固的用户基础的固定电话,网络电话的触动充其量也只是其冰山一角。在国外,比如在欧洲国家中,IP电话的应用非常广泛,而且通话费用非常低廉。在欧洲当地买一张十几个欧元的IP电话卡,可以往国内打上千分钟的国际长途,比在国内打IP长途的价钱还要便宜。而国内,目前六大运营商也相继推出网络长途电话业务,通话资费已经有了明显的降低。信产部出台的《关于调整部分电信业务资费管理方式的通知》中,就规定了“IP电话资费仍维持市场调节价”,这个“调节价”的概念虽然有些模糊,却也体现出一种灵活的态度。这些都是由于网络电话的兴起所激发传统运营商进行的转变。其实,从电信部门的角度来说,Skype对于他们的真正威胁并不是费率的低廉,而是这些钱统统都落入了Skype公司的腰包。从而大大侵蚀了传统运营商的利益。7月27日后,Skype重新调整了若干国家和地区拨打传统电话的费率,打到中国的费率统一到了全球费率标准每分钟 0.017欧元(相当于人民币约0.17元/分钟),相对于目前北京电信港、澳、台地区0.20元/6秒,国际0.80元/6秒的长途费率,如此巨大的价格差异,令许多用户在转向VoIP业务时没有丝毫犹豫。而如果北京电信能够将同类资费降至与Skype相近的价格,相信大多数的人都会乐于回头,因为传统运营商所提供的服务保证确实要优于Skype。本报也曾经报道过不要急于放弃传统电话的文章,就是因为网络电话的安全与可靠性还存在许多漏洞。所以,只要传统运营商肯降低姿态,那么传统的电信体系就依然可以稳固存在。中国信息产业研究工作室的蔡光禹表示:“历史发展的经验证明,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科技的进步,一个国家不能,一个企业更加不能。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世界各国的电信企业都在积极研究网络电话技术,并不断改革其通信服务的模式和体系,只是在改变的幅度上有所区别。”记者观察 请不要只是等待本报关于VoIP的报道可谓不胜枚举,但直到最近,记者才发现这个词开始真正被大多数非专业人士所熟知。即便是说不出“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的具体含义,但一提到VoIP的另外一个名字“网络电话”,那也许谁都可以对此说上两句。“价格便宜、操作简单、通话质量好”是所有用户对于网络电话的普遍评价。照理说,这样价廉物美的通信产品在我们的想象中除了将会迅速普及之外似乎不应该再有其他的结局。但是,在强调“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中国市场,VoIP的道路确实走得有些坎坷。网络电话得以实现的手段目前来看主要分为三种,一是PC to PC,据杨培芳介绍:“由于其点到点的视频和语音业务属于互联网范畴,所以属于已被政府所明确认可的合法性业务。而一旦语音业务从互联网‘落’到传统通信网上,包括企业与外部的通信,也就是网络电话的另外两种实现方式:Phone to Phone或者是Phone to PC,便进入了需要被监管的范畴。” 信产部发布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明确规定:“Phone to Phone和PC to Phone宽带电话都属于基础电信业务,六大运营商之外的经营实体不得经营。”不过杨培芳同时强调,现有的政策也为网络电话的落地留了“后门”,只要其他运营商与国内的六大运营商合作就能曲线进入网络电话市场。其实,面对政策,无论是否有可以迂回的余地,正如电信专家阚凯力教授所说:“对Phone to Phone进行封杀目前技术上还很难做到,而且,利用政策规定消费者选择的做法已经不适应如今时代的发展。”作为一项值得被广泛应用的技术,用国家的政策来规范是必要的,但是,在等待政策出台的日子里,电信运营商们除了一味的阻碍,是否还应该想的更多?做的更多?网络世界()

菏泽制做西服

山西订做西装

枣庄劳保工服制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