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烧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伦敦奥运会上的中国制造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1:47 阅读: 来源:燃烧器厂家

7月29日,伦敦奥运会第二个正式比赛日,中国体育健儿继续在奥运赛场驰骋。截至发稿,在女子10米气手枪决赛中,中国选手郭文珺卫冕成功,为中国队夺得第五枚金牌。

事实上,不止是体育竞技领域,中国的身影还体现伦敦奥运会的其他领域。比如,“中国制造”就成了奥运会纪念品的最明显“标签”——据报道,伦敦奥运会的人造草坪来自北京,主体育馆椅子来自上海,参赛国国旗产自义乌,吉祥物来自江苏盐城,烟花也来自湖南的浏阳等地。

“中国是全球制造业环节中不能最缺少的一个环节。因此,‘中国制造’不可能、也不会缺席像伦敦奥运会这样的体育赛事。”上海宝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伙人胡津铭认为,“同时,借助奥运会这个平台,‘中国制造’和‘中国制造’的商家们客观上也可进一步扩大自身的知名度。”

“需要警醒的是,中国商家们不能仅将此当作一次‘快餐’或一次生意,要借助这个良机,拓展在全球的布局和市场份额,并成为中国企业转型升级与推行国际化的契机。”胡津铭称。

不过,对中国股民来说,奥运会的举办或许不完全是好消息。有统计显示,2000年至今,每逢世界性或亚洲级别的体育赛事,A股大盘下跌的比例为66%。

“中国制造”闪耀

“中国制造”一直是热门话题,而这个话题也延续到了奥运会赛场。早在本届奥运会开幕前,“中国制造”就引发了不大不小的话题——包括开幕式上美国体育军团“奇怪的贝雷帽”在内,美国伦敦奥运代表团官方制服均由大连一家企业生产,属于典型的“中国制造”。

这一度引发了美国国会议员的不满,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甚至声称,建议烧掉由海军蓝西服和贝雷帽组成的奥运会入场服。

“官方制服已来不及更换。”对此,据媒体报道,备受压力的美国奥委会不得不发布声明解释,“同时,服装赞助商拉尔夫·劳伦表示,2014年冬奥会美国队的制服将在美国国内生产。”

一段小插曲不能掩盖“中国制造”扬威伦敦奥运会的现实。马来西亚《中国报》数据显示,此次伦敦奥运会纪念品中,90%都由非英国本土企业制造,其中,“中国制造”的产品达到了65%,土耳其占了19%,仅有9%的商品属于“英国制造”。

事实上,就连东道主——英国队的入场服及伦敦奥组委的官员、裁判员服装,总计1.1万套西装礼服,也由山东烟台的一家服装生产商生产。而中国的体育用品品牌商匹克、鸿星尔克和乔丹等,则选择了与新西兰、伊朗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合作。

另外,伦敦奥运会的商品群中,5类毛巾床上用品、19类杯子、11类玩具车、190类别针、23类服装、4类毛绒玩偶吉祥物及共18类徽章、腕带和手环,全部都由中国制造完成。

“浙江义乌同样贡献明显。”胡津铭介绍,“以往的大型体育赛场中,小喇叭、国旗和帽子等,不少出自义乌的中小企业之手。这次伦敦奥运会或也不例外。”

有意思的是,“点亮”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烟花同样来自中国。据了解,为伦敦奥运生产焰火的是苹果艺术燃放有限公司和大瑶棠花出口花炮厂。浏阳金生集团苹果艺术燃放有限公司董事长叶兴龙称,伦敦奥运烟火总共五个章节,“烟花都是从中国运过去的,其中浏阳烟花占了四分之三”。

官方赞助商没上届多

与铺天盖地的“中国制造”比,奥运会官方赞助商名单中的中国企业却没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这么多。据媒体报道的公开资料,奥运会的赞助商分为合作伙伴、赞助商和供应商三个层次,“在此基础上,伦敦奥运会赞助商又可分为4类:奥运全球合作伙伴(TOP赞助商)、伦敦奥运会合作伙伴、伦敦奥运官方赞助商7个和官方供应商28家”。

在奥运全球合作伙伴中,不出意外,可口可乐、麦当劳、松下、三星在顶级的11家赞助商之列,中国台湾企业宏碁也位列其中,但中国大陆企业没有上榜单。

“这是正常现象。”胡津铭对此分析,“从根本上说,这是企业的定位问题。北京奥运会之所以会吸引中国企业,一方面是因为北京本就是东道主,一方面,赞助企业的主要市场就在中国。而如此次再将大规模的精力放在伦敦奥运会赛场,很可能得不偿失,除非企业将战略定位扩展至全球市场。”

尽管不会花大力气去成为顶级赞助商,但还是有不少企业选择了与中国奥委会进行合作。从央视和各大体育类报纸发布的广告信息看,包括伊利、宝马和中粮等老面孔继续成为中国奥委会的赞助合作伙伴。

或可借力转型

在胡津铭看来,中国制造厂商和中国的赞助商获得奥运订单和奥运会合作伙伴的机会,不仅是品牌的一次强力助推,同时还是企业转型升级与国际化的契机。

“可惜的是,不少中国企业可能仅将此当作一次快餐,一次生意。”胡津铭表示,“以2008年奥运会为例,成为赞助商的企业或‘中国制造’企业,经历了4年时间,到底有多少品牌在国际上打响了名气?”

一个例子是,虽然中国服装品牌赞助了不少奥运会体育代表团,但与耐克和阿迪达斯等全球品牌相比,仍难从根本上他们对抗。“从盈利角度分析,还是原先的‘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局面。”胡津铭称。

湖南浏阳一家烟花企业负责人也对媒体表示,其所有1900多件伦敦奥运专用烟花产品的价格并不高,“跟我们付出的相比,60万元这笔单子不算赚钱”。

“因此,‘中国制造’们要急迫改变‘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局。”胡津铭说,从根本上看,“中国制造”不能仅停留在低端制造环节,应积极向产业链的高附加值端延伸。(国际金融报,记者 黄烨)

凯里定制工服

奎屯职业装制作

工程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