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烧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乳业盛产猪葛亮51搜

发布时间:2019-10-18 16:35:05 阅读: 来源:燃烧器厂家

乳业盛产“猪葛亮”

生意社08月27日讯

网上流传甚广的段子通常都是朗朗上口的,比如这一句:“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这句很有韵味的话通常描述一个人在事情进展的不同阶段截然不同的表现,但反过来说,如果真能做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那么“猪”也能在吸取教训的基础上,在下次表现得诸葛亮般神勇。 能否完成这样的大反转,关键在于事后的总结。好的总结举一反三,扫除未来的隐患。而成不了诸葛亮的“猪葛亮”,其总结必是徒具其表,草草了事,这回“过关”下回复发。那么多次的食品安全危机每次都只造就更多的事后诸葛亮。这侧面证明了有关部门缺乏好的总结,更多地是抱着了结的态度。 比如“青海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其实更严格地说,应该是2010年在全国各地出现的系列三聚氰胺奶粉库存再度流通事件——同类事件已在去年有所发现,但今年以来,又先后查办了河北省承德围场县御泉乳业公司“御泉牌”全脂乳粉案、山西省阳泉市金福来乳业有限公司“三来牌”全脂乳粉案、天津市银桥乳业(天津)有限公司含乳饮料案、山西省太谷县营养保健制品有限公司“白塔牌”全脂甜牛奶粉案,这几起案中查出涉案问题乳粉103.44吨。 查出的百来吨问题奶粉有半数已经在生产中被用掉,换句话说,如果没被查出来,这剩下的一半将会在日后的生产过程中被用进去。请问各地的主管官员,即使不论含三聚氰胺的问题,这些企业这样的生产管理控制习惯如何确保乳制品的保质期的? 但尤其需要关注的是上述名单外的另外两个案件。 一个是吉林省徐志学、李学荣等生产销售“天庆牌”全脂速溶锌钙奶粉案件。这个案件据说“天庆牌”奶粉只涉及10余公斤问题奶粉,这10余公斤是2010年1月,黑龙江肇东市红平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孔晓红为犯罪嫌疑人吕亮加工分装4.5吨问题乳粉后剩下的。 且不说“天庆牌”奶粉是否如上述说法一般是被误伤的,单看这4.5吨的加工,关于委托方的信息,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办只说了名字叫吕亮。如我所料不差,其实这吕亮就是黑龙江大庆某乳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这家2000年成立的乳业公司早在2004年底大同区经济普查办针对大同区法人产业单位清查摸底工作质量评估时,就被“摸”出来过,并列到了清查废业的单位中。 一家早就不应该存在的企业,为何会在6年之后还忙着奶粉加工生产呢?这之中暴露什么样的漏洞又牵涉其他哪些责任人呢?我们不得而知了。 再看看青海民和县“东垣问题乳粉案件”,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办有关负责人介绍说,目前,东垣乳制品厂问题乳粉案件的原因、涉案乳粉来源及流向均已查明,绝大多数问题乳粉及其产品已被依法封存或追回。东垣乳制品厂的几个人以及问题乳粉原料供应商周忠林、孙学丰、代文明等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批准逮捕。 我之前就写过,周忠林、孙学丰只是奶粉转卖的中间人,源头是代文明作为法定代表人的鹿源乳业,但这家2001年成立的公司其实更耐人寻味。 张北县鹿源乳业有限责任公司是这个县城4家乳制品加工企业之一,也是当地的规模以上企业之一,依据当地县领导联系重点企业的做法,该公司作为本地直线通县委领导的28家重点企业之一,联系人为张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孙雨。 但这家地方“明星企业”其实在三鹿奶粉出事前的2008年上半年就停产了。张北县中小企业局2008年上半年工作总结写道:收购价上涨幅度较大,带动生产成本增加,而奶制品价格降低并且出现滞销,由于上述原因3家规模以上企业有一家停产(鹿源乳业有限公司)。这说明三鹿出事之前,鹿源的经营状况就很糟糕。 但三鹿出事之后的2008年下半年,鹿源就被列为张家口市18家受三鹿影响停产的乳品加工企业。乳品业是张家口市坝上各县区的支柱产业之一,于是地方邀请农行张家口分行对地域特色农业经济全面展开金融服务支持,简单地说,过来救助。 市政府紧急会议后,农行张家口分行第一时间深入圣元、蒙牛、鹿源等近10家乳品加工企业现场办公,分行行长四次连夜赴省府争取政策支持,全行利用电子汇兑、网上银行、银行卡、自动设备为乳品企业、奶牛养殖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同时提高信贷办结效率。 特事特办的氛围之中,仅用四天时间完成注册资本1237.8万元的张家口圣元乳业950万元贷款从申请到贷款的发放。 在这之前,8月24日一天里,鹿源乳业的法定代表人代文明在张北县的二台镇吉庆沟、二牛村、戴家村、霍玉房村注册了4个奶站。这些奶站是否从农行得到资金支持转而使鹿源乳业缓解了资金问题不得而知,但这之后过去一度停滞的投资2000万元扩建奶粉生产线项目据说就进展顺利了,代文明不出事的话,原来预计今年7月可竣工投产,年可加工鲜奶3万吨,将来会更加“龙头”。 根据《张北县农牧局“十二五”规划》,“2008年以来,我县把奶牛规模化养殖作为推进奶产业稳步发展的重点。到2015年,全县奶牛规模养殖场由2008年的7个增加到70个,存栏奶牛由0.1万头增加到10万头,分别增长9倍、99倍。二是发挥企业龙头带动作用。重点支持我县宏鹿、宏冠、鹿源、张北乳业等现有四家企业扩大生产规模……” 再回头看,“东垣问题乳粉案件”查下来的结果,说是鹿源乳业私自藏匿了2008年未销毁的问题乳粉。 被查到的卖到东垣的三聚氰胺奶粉有48吨,这说明鹿源私自藏匿的2008年未销毁问题乳粉比这个数只多不少。 《张北县农牧局“十二五”规划》很清楚地说明,给自己定下了百倍增长目标的张北县在2008年时,只有千头存栏奶牛,这一年里也就是3000多吨奶的产量,即使全部喷成奶粉——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也就是400吨奶粉。 即使这种绝不可能的情况梦幻般地成真了,平摊到鹿源乳业上,全年受原料牵制的产能也就只有百吨,而鹿源乳业当年的上半年就停产了,下半年更是全行业受三鹿影响,全年没几个月份在正经八百在生产,全年的全部产成品有48吨都可以算是代文明撞大运了,何来如此之多的“私自藏匿的2008年未销毁问题乳粉”呢? 这些所谓的查清事件中,究竟有多少道道永远云遮雾绕? 相关关键词:铜 铝 铅 锌 锡

减肥仪

商场美陈

恐龙出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