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烧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没有花朵的玫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1:13 阅读: 来源:燃烧器厂家

故事是发生在一个西方国家的小镇,在一天清晨发现了一具被人用小刀高度割烂的女尸,死者是一名20岁的少女,身上的的衣服很少,但还可以模模糊糊的分辨出是一件类似睡衣之类的衣服,在她的胸口还放了一束没有花朵的玫瑰。陈尸的现场是一间门窗都反锁的客厅,在现场没有留下一点他杀的蛛丝马迹,唯一的线索就是那没有"头"的玫瑰花束。接连几天都发生了类似的惨剧,小镇被一层恐怖的阴影笼罩着。一时间,谣言四起,其中流传最广泛的是亡灵特洛夫的复仇。传说中特洛夫是很久以前这个小镇上一个很富有的伯爵的儿子,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名叫依莱亚的卖花女子,依莱亚的美丽容貌深深吸引着特洛夫,他们在不期而遇的邂逅后便闪电般的结了婚。当时他们的婚礼是在一个开满了红玫瑰的花园中举行的,那时后,小镇上没有一个人是不知道这段佳话的。可是当他们新婚不久,特洛夫一家所有人都被巨毒毒死了而他家所有的家财和他的妻子却神秘失踪了。正如一句古老的话所说的那样:"玫瑰虽然美丽但也会有刺破你手的时候"。传说特洛夫死后,一夜间,他和依莱亚结婚的那个花园中的所有玫瑰花的花朵都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丛,有时有人还看见一个貌似特洛夫的幽魂在其中游荡。之后不久,那个精心设下骗局为了得到特洛夫家族财产的依莱亚离奇般的出现在了小镇上,可是和以前那个光彩照人的美丽女子有所不同的是她已成了一具被人锯掉头颅的死尸。从此以后,就在也没有人在那个花园中看见特洛夫的幽魂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小镇上所发生的命案却没有其它合理的解释,而且事件好象还没有结束,前前后后已有19名20岁的少女先后离奇死去。小镇上唯一剩下一名没有被杀死的少女只有弗朗西斯家的米萨。米萨和他的父亲住在小镇的西南方的一个小庭院里,父女俩靠给人送蜂蜜为生。已经是十一点了,米萨还坐在火炉边和他的小猫在等他父亲送蜜归来。屋里很静,只有壁炉里燃烧木炭的暴裂声,偶尔那只在她怀中的小猫也会叫上两声。忽然,门铃响了。米萨很高兴地以为是她的父亲回来了,可是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外一个人也没有,而地上却放着一束火红的玫瑰。好奇的米萨把花拿进了家。米萨在花束中发现了一张卡片,上面写道:你的小猫很可爱,可是它太可爱了,所以我打算杀死它。这时米萨才发现原来在壁炉旁的小猫不见了,她立刻放下手中的花束四处寻找她的小猫。当她来到厨房的时候,她大叫了起来,只见那只她心爱的小猫躺在毡板上被一把菜刀砍断了头,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那只断了头的小猫的身子里流出,沿着毡板一滴一滴地掉在地板上。米萨害怕极了,她都不敢再多看一眼那只猫一眼,于是她转身回到了客厅。米萨呼吸急促的哭泣着,在她的脑海中抹之不去的是那一幕幕地惨状。这时门铃又一次的响起,米萨一下子起身飞快的去开门,她相信这一次肯定是他的父亲回来了。可是这一次她同样的失望,门外并没有人,但却多了一个礼盒。

处于刚才的事情,米萨很紧张的拿起那个礼盒回到了客厅,并且颤颤悠悠地打开了它,等她看清盒子里的东西的时候,她再一次的尖叫了起来,并连连向后退去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原来在盒子里装的是原先那只被人砍掉脑袋的猫,可是这次却被人剥了皮,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肉尸。米萨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刚才还在毡板上的小猫现在居然出现在盒子里。于是米萨又飞快地冲进厨房,可是她所看见的只是一把菜刀而已,那具小猫的尸体却不见了。米萨更加害怕了,双手紧握着胸口的十字架在祷告。离开厨房后,米萨首先想到的是离开屋子去镇上的小酒馆待一会等她的父亲回来告诉他发生的这一切,于是她向大门走去,可是不知为了什么门却打不开。这时候楼上的屋内好象有什么东西打碎了,楼上是不该有动静的更不会有东西打碎的声音,尚若那只小猫没被杀死的时候有可能碰倒了什么,但现在决不可能。米萨每根神经都高度的悬着,为了探个究竟她随手拿起墙边的一根炉插向楼上走去,她走的很慢,每走一步那老式的木制楼梯都会发出吱吱的响声。二楼有两间房间,一间是米萨的卧房,另一间是则是他父亲的卧房。她先打开了她自己的房门,里面什么也没发生,于是她向她父亲的卧房走去,惊恐害怕的米萨慢慢地打开门,只见地上有一只打碎的花瓶,房间里并没有人的影子,这时米萨才稍稍松了口气,但她还是很奇怪为什么花瓶会无缘无故的打碎。她俯身去捡地上打碎的花瓶碎片,当她拿起一块较大的碎片时却在下面意外发现了一柄很奇怪的钥匙。

米萨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钥匙更不知道这把钥匙有什么用途。正当她匪夷所思的时候,忽然间她察觉了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她靠近。米萨猛一转身,吓的说不出话来,她看到了那只断了头的小猫正一步步向她靠近。米萨害怕极了,双手紧握着炉插,眼看那具猫尸就要接近了。一刹那,米萨挥起炉插向那具无头猫尸打去。这一棒下手的力量非常的大,那具被击中的猫尸直弹到墙上,趁着这个机会,米萨夺门而出并随势关上了门。她太害怕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整个人萎靡依附在楼梯口哭泣着。灯光很暗淡使得楼道看起来阴森极了,突然,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本来还萎靡不振的米萨一下子精神了不少,她快速地冲下楼去。在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米萨又去试着开了开门,和先前一样门还是一丝不动地打不开。极度失望的米萨只好回到客厅,怪事又发生了,原先她父亲一直不让她进去的地窖现在门却打开了。米萨虽然很害怕又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但她却想下去看一看。她刚进去就打了个寒颤,走道又湿又暗,时不时还有几只老鼠从脚下窜过。这条走廊很长,米萨不知走了多久才来到一扇门前。门是上了锁的,米萨有些失望,忽然她想到那把在她父亲房间发现的钥匙,于是她好奇的试了试,居然打开了。米萨走了进去她又惊呆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她家的地窖里居然有这样一个精美的礼堂。

>>

在房间的最前面有一尊圣母像,两边的花瓶中有鲜花,在左右两侧还有长凳。圣母像前还有一个长方行的石棺。米萨慢慢地走到石棺前,她看到上面有些文字,突然一下子变了脸色,棺盖上写着她父亲弗朗西斯的名子并且写到死于二十年前。这对米萨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如过这里面躺着的是她的父亲那和她生活了二十年的那个人又会是谁?为了弄清这一切,米萨决定打开棺盖一探究竟。沉重的棺盖慢慢的被移开了,一个面色红润的人躺在里面,米萨再一次震惊了,里面躺着的人的确和她现在的父亲长的一模一样,但不象是死去了二十年的人好象还活着似的。米萨潜意识的用手去摸了摸有没有呼吸,的确是个死人。在棺材的里面米萨还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名女子,和米萨象极了,年龄看起来也和米萨差不多。这一切使的米萨陷入了迷茫,她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家的地窖里会有这样一个礼堂,她的父亲到底有没有死,如果死了的话那在她身边的父亲又是谁,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又会是谁?米萨带着这一连串的疑问离开了那间礼堂,这一切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回到客厅后,她发现她的父亲回来了。可是她并没有走近,对于她来说,她还不能确定在她面前的人的真实身份。她的父亲走到了米萨的面前向她笑了一笑,突然一下子掐住她的脖子,米萨极力反抗,可是并没有用,不一会她就昏死过去了。过了好久,米萨她醒了过了,但她却发现自己被钉在了十字架上。她的父亲正拿着一把小刀向她走近,她害怕极了,一面哭泣着一面乞求她的父亲不要过来。她的父亲好象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向她靠近,突然一刀刺向米萨的胸口,顿时血液四溅,但没有一滴血溅在她父亲的身上。这一刀并没有让米萨一下子死去,她还活着但已说不出话来。她的父亲慢慢的抽出刀子,并用舌头舔了舔刀子上的血迹,还不断的发出恐怖的笑声。接着便又是一刀,随后又相继捅了米萨九十九刀。米萨还是没有死去,但她此时比死都要痛苦,身上已经全是刀孔了。第一百刀时,她的父亲开始说话了:"我已经等了二十年了,我终于等到今天了,镇上的所有二十岁的女子都被我这个亡灵所杀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二十年前,你的母亲和你现在长的一样,就是因为你太象你的母亲了,所以我要杀死你。当年你母亲为了贪图荣华富贵而抛弃了我,去和一个有钱的人结了婚。可我并不甘心,于是我决定去向那个拐走你母亲的人挑战。我下了战书,可当晚你母亲就来找我别去,于是我被你的母亲给劝服了,并喝下了你母亲带来的酒。谁知这一切都是你母亲和那个男人搞的鬼,酒里有毒。我就这样被你母亲给毒死了,可我不甘心这样死去,也不愿去天堂了此一生。所以我冒着永不超生的危险从返人间,开始了我的复仇计划。靠着我的力量我杀死了你的亲生父亲,然后又杀死了你的母亲,那时我才刚发现你母亲已生下了你。看着你的出世我的怒火并没有消退反而仇恨不断加深,我发誓二十年后要杀死所有这个镇上和你一样大的少女。所以我苦苦养了你二十年,今天我这个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说完,那个养了米萨二十年的亡灵象发了疯似的大笑起来,每一声都是那样的凄惨。最后他一刀砍下米萨的头,紧紧地抱着,化做一团火焰烧了起来。就这样第二天米萨的家不见了,剩下的只有一堆灰烬。过了不久在那堆灰烬上长出了许多的红玫瑰,可是每当午夜十分时却没有了花朵……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个少女的哭泣声。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