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烧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徽农业产业联合体为何受欢迎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6:27 阅读: 来源:燃烧器厂家

安徽:农业产业联合体为何受欢迎?

“芒种节到收麦忙,男女老少上战场。腾出茬口早下种,玉米豆谷快播上。”6月6日是芒种,虽然在农时上是一年最忙时期,但安徽宿州市桥区农民李志国却站在田埂上悠然地吸着烟,一只手指着在田间穿梭农机,对记者又是比又是划,那神态,一点不似庄稼人。“这种不烧麦茬也能种的新方法,老百姓真是太省心了,现在种田还真是容易。”  在李志国手指之处,两台大型联合收割机依次轰鸣前行,一台灭茬机跟随其后,一台大型玉米精播免耕播种机紧张播种。他告诉记者,这种“两割、一灭、一种,收一块、种一块”的模式,收割速度比以往提高30%以上,政府不担心老百姓烧秸秆,老百姓不担心误农时,各方都轻松。

安徽皖北是粮食主产区,因广阔平原适宜大规模机械化作业,这两年,一个由龙头企业、家庭农场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组成的农业产业联合体大行其道,成为种田最“时髦”代表。这些农业产业联合体是如何联合的?能否破解农业生产现实难题?三夏之季,记者随“安徽政协江淮行”采访团对宿州进行了调研采访。  什么是农业产业联合体?  李清武是安徽省宿州市桥区淮河粮食产业联合体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坦言,成立联合体完全是被逼出来的。“过去,一家一户分散耕种三五亩地,粮食增产受限不说,还弄得一大块地高低不平,净是田埂,大型农业机械不好发挥作用。现在,流行土地流转,但看见规模种植的好处,很多农户又不愿意流转,一开始我看中的1000亩地,只有一半村民愿意流转,剩下30%在观望,还有20%坚决不干。”  为了种好自己流转的地,也为了让不流转的农民也能种好地,一心想争口气的李清武意识到,靠自己单打独斗不行,得发展“联合体”一起挤成本、提效率。2012年7月,逼出来的“联合体”成立了。李清武说,联合体的成员都是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其中,10家专业合作社主要承担耕、种、管、收全程生产服务,18家家庭农场负责土地流转,按标准种植农作物。目前,联合体流转的土地面积已有4000多亩,托管的土地面积达1万多亩。算下来,“联合体”的小麦平均亩产可以增加100斤、玉米增加200斤,而耕种一亩地的成本却比一般家庭平均低200元左右,联合体的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大大增强。  基于李清武的实践,宿州市按照“农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正式提出联合体概念,农业企业以优于市场价负责农产品收购,提供农业生产资料,制定农业生产标准;合作社开展技术指导,为家庭农场提供产前、产中、产后全程服务;家庭农场进行土地流转,按标准做好适度规模的农作物种植。利益方面:企业通过减少农产品采购环节及加工增值提高效益,通过规模采购供应农业生产资料获取差额利润;家庭农场通过提高产量、优惠的价格和降低生产资料及农机作业服务成本增加收入;产业类合作社统一组织销售产品,龙头企业按照销售数量给予相应的提成;龙头企业在向合作社社员提供农业生产资料的过程中,让利一部分给合作社。服务类合作社以低于市场价格为联合体的家庭农场提供农机、农技等服务,依靠规模服务获取相应利润。  为何愿意加入联合体?  淮河种业是一家种子龙头企业,是联合体成员之一,作为种子企业,一方面,通过规模采购向家庭农场供应生产资料,获取差额利润。另一方面,依靠家庭农场生产,定向获得安全可靠的原材料,通过生产总量的增加、产品质量的提高增加效益。  “我们和合作社、家庭农场之间彼此依赖,相互信任。有的家庭农场资金周转不开,我们可以先无偿提供生产资料,等收粮的时候再扣除费用。”李清武说,淮河种业曾以公司资产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为家庭农场解决资金之困。  2008年,意利达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成立,刚开始自己流转2000亩土地耕种,可没想到收获时候碰上阴雨天,粮食全部霉变,合作社亏损十几万元。合作社负责人韩素兰总结经验,索性将合作社经营方向定位为提供专业服务。  经过这些年发展,意利达已经建立了农机作业服务部、植保作业服务部、农资经营服务部和农业技术指导服务部,既可以为家庭农场主、种粮大户提供从种到收的全程托管式服务,也可以按需定制,提供菜单式服务。据意利达测算,2013年,农民自己种植投入每亩的费用约为736元,而委托合作社全程服务的成本约为605元,每亩地平均可以节约成本131元。同时,合作社善于田间管理、应用先进技术,提高土地的产出,每亩地平均可以增收110元左右。  “越是规模化经营,越离不开我们提供的专业化、精细化的服务。”韩素兰说,特别是组建联合体这个“舰队”后,专业合作社有了更大发挥空间。虽然他们提供的服务价格低于市场行情,但因为有更庞大、稳定的服务对象,实现规模效应,合作社也走上更加稳健的成长道路。  联合体能否成为大趋势?  此前,全国已经有“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运行曾受到质疑,与其相比,农业产业联合体的优势在哪里?  “规模经营,一亩地里可以忽略的改变,但成千上万亩,这个收益就很可观。”李清武说。  “家庭农场、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这些算不算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当然算,但其实这些主体都有自己的短板。”宿州市政协副主席李令臣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农业企业总量少、规模小、带动力不强;家庭农场主思想观念、经营理念滞后,在人才、融资等方面有较大约束;合作社总量大,“虚胖”严重,整体实力弱,运作不规范,重建立轻管理、重赢利轻服务、重分配轻积累的现象十分普遍。“如果让这三个主体联合起来,扬长避短,那该有多好。”  韩素兰说,农民专业合作社加入联合体后,有了稳定的服务面积和集中连片的作业环境,经营收入更有保障。  李令臣认为,从表面看,联合体的组成由千家万户,变成了家庭农场,合作对象数量减少,但单体规模扩大了,联合体成员的地位更加平等,管理更可控,利益联结也更紧密。“联合体各成员之间以资金、资产、技术、品牌、劳动力等资源要素融合形成利益联结方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有共同发展,只有大家都有钱赚,联合体才能有未来。”  在李令臣看来,联合体之所以有生命,在于联合体契合了农村发展实际。“全市农民人均才1亩多耕地,如果一个家庭农场或合作社搞到1万亩,就意味着上万人的地给一户种,其他人干什么去?但一家一户规模效益又提不上来,联合体种田,不进行土地流转,通过农事服务规模化,同样可以达到规模效果,这是联合体生命力所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